全国包邮 三年质保 全国十佳网货品牌 中国手绘艺术画影响力领先品牌

010-68869580

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字画 安全退出

首页 > 国画知识

国画知识

从张丑的鉴藏看明代的艺术市场

发布日期:2019-06-04 13:47:46    点击次数:1255

  


张丑鉴定水平的高超与他长期鉴赏大量的藏品息息相关。张氏自云:“余赋性庸下,时或焚香危坐,则校勘典籍,颇极深沉之思,而尤癖于书画,闻有名迹旧物,百计请观而后已,久之见闻日广,知识日开。”张丑曾在韩氏父子家观赏了大量书画,也无形中提高了对书画的鉴赏能力。同时拥有着丰富的名迹的张丑,也可以加以细细品赏,对其审美能力无疑有重要的帮助。对书画鉴定有自己的一套经验和理论的张氏,提出了“善鉴者毋为重名所骇,毋为秘藏所惑,毋为古纸所欺,毋为拓本所误,则于此道称庶几矣。”并称鉴定书画,必须具备“金刚眼力,鞠盗心思”,才会万不失一。

有时张丑也经常会将个人的鉴定心得写在卷后。如所收藏的赵孟頫《三山秋爽图》就有他的题跋:“赵子昂水墨《三山秋爽图》卷,全师董巨遗法,详观笔趣,盖晚岁杰作,大饶元人格律,不知者谓其或似梅华庵主,殆非也。……历数元人图画,指盖不能多屈,若秋爽卷,清真潇洒,卓荤不群,真吾家之墨皇也。”张丑在此跋语中称该卷为其家所藏画之墨皇,可见对此画的珍爱。此外,张氏也在马远的《松泉居士图》上题跋:“马远画松,妙绝千古。胜国潘仲辉氏获其松泉图引,相赏之余,至取别号自况。一时才人如郑长卿辈,撰述诗文题咏之,真名迹也。近幸为余所购,赋五七言律各四韵以纪其盛。……烟波钓徒裔孙丑青父鉴定真迹秘玩,时万历辛亥岁十月之望,真赏斋曝日书”。透过这些跋语,可以清晰地了解到其鉴定思想。

对于许多作假的手法,张丑也毫不留情地给予揭示:鉴定书画,须是细辨真迹、改造,以定差等。多见俗子将无名古画乱题款识求售,或见名位轻微之笔,一例剜去题识,添入重名伪款。所以法书名画,以无破损为上。间遇破损处,尤当潜心考察,毋使俗子得行其伎俩,方是真赏。

然而鉴定是门综合学问,张氏的书画鉴定也是方法多样。他会根据纸绢、装裱、印章、题跋、识尾等方法来鉴定书画的真伪,可谓无论造假多真,也逃不过张丑的精眼。

对于纸张,张丑则认为:“凡书画以纸白板新为贵,破损昏暗者次之。后世轻薄之徒,锐意临摹,以茅屋溜汁染变纸素,加以辱劳,使类久写,此但可欺俗士,具目者殆弗取也。名帖曾经刻石者,幸遇真迹入手,恐属名人临仿,尤当加意细较,勿漫然许可也。”张丑熟悉唐、宋、元等各朝代的纸张特性,根据书画用纸来区分作品是否与所署作者年代相符。要是纸张识破不出的话,他也会根据装裱方式来判断。他熟知前代尤其是宋代的书画装裱,并以此来鉴定书画作品。如“张长氏《野舍帖》,绢本真墨,宋室名贤有跋,其装裱亦出北宋人手”。张丑对宋御府的装裱研究尤为深入,例如他在看到项氏所藏王献之《中秋帖》时,不仅看出是唐人临本,还根据裱措断定为宋宣和旧物:献之《中秋帖》卷藏于檇李项氏子京,自有跋,细看乃唐人临本,非真迹也,第装措裱锦,则宣和旧物也。

同时,张丑会根据书画的艺术风格来断定书画的真伪。他对倪瓒书画创作风格的分析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。他说倪瓒的书法,早期遒劲而后变为清婉,绘画则是早期详整,而后渐趋简淡。元稹书法,本自遒劲,旋就清婉,画品原初详整,渐趋简淡,人但尚老笔纷披,而知其早岁之精细,陋矣哉。这里能看出张丑主张不能只了解某个书画家成熟阶段的艺术风格,还要对其艺术风格有整体的把握,并以此来分析具体作品。

张丑经常利用前代人书画著录中的记载来鉴别真伪。例如他在看韩世能家所藏《黄素黄庭内景经》时,就先是与米芾《宝章待访录》上的记载对照,然后又与《云烟过眼录》上的记载对照,发现这两本书中所记其上的题跋和印记等,在这幅作品上并不存在,于是他断定为米芾的临本。此外,张丑也会利用各朝代的避讳来鉴定真伪。例如他说:“项氏藏李高服田图卷,系宋御府装池,前后凡十二段犷每段有,思陵楷书诗题,识以绍兴小玺,画上识以乾卦图书,井井可玩。诗中凡霎耕云等字皆缺其点,未详系某庙讳字,当考。”

在鉴定书画时,张丑并不是单一地使用一种鉴定方法去鉴定一幅作品,很多时候都是采用综合性的鉴定方法。例如他在鉴定褚河南作品时,就曾用风格、纸张、著录等三个证据来说明其伪:“韩君博示余褚河南倪宽赞,是宋世临本,后有赵子固等七跋却真。按登善仿效伯施,而本身字体全出欧阳信本,是一证也。中间板筑饭牛之朋,朋字误为明字,是二证也;又纸质松而白,系宋代精褚,唐无此物,是三证也。近吴原博题为夏宪副藏本,见之家藏集中,不应遗此一跋,是四证也。”

然对保存古书画,张丑也有真知灼见。张丑在收藏书画过程中,也注意到了对书画的保护,并对书画的保护措施提出了一些心得。这在其书画著录中有所体现,如他说:唐宋人书画,不可日色中展玩,多至损坏,即微有蒸湿,只须风日晴美时,案头舒卷亦得。”这指出了保存环境须有合适的温湿度,不能受日光曝晒。又如包浆是年代久远的标志,须加以保护:“鉴家评定铜玉研石,必以包浆为贵。包浆者何?手泽是也。故法书名画不可频洗,频洗则包浆去矣。”他也提出如何保护唐宋小幅书画:“凡唐宋名笔,除大幅长卷不论,其零星妙迹最宜作册,予展玩即便,增添抡选,兼免整折翎损之患,亦好古者所当知也。”

透过明人张丑的书画鉴藏,可以看清明代书画交易市场方方面面的细节以及书画流通的机制。同时我们也发现张丑在收藏的同时,也研究古董的文化,尤其是其对于古书画的鉴定和保护的措施和方法,对于我们今天也有重要的意义。


在线字画顾问

专业配画 家居装饰 送礼推荐 收藏鉴赏